NEO创始人达鸿飞:下一代互联网采用的是分层结构

2019-11-11

11月8日-9日,2019世界区块链大会·乌镇”在乌镇互联网国际会展中心举行,大会聚集了百余位全球区块链、数字资产、AI、5G领域的专家学者、技术大咖、意见领袖、热门项目创始人,以“应用无界”为主题,围绕区块链的应用落地、技术前沿、行业趋势和热点问题进行探讨,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NEO创始人达鸿飞发表《解码未来 —下一代互联网》主题演讲。

达鸿飞表示,今天的互联网虽然看起来非常美好,但它却存在着三个问题,一是线上系统之间非常割裂,无法互联互通,二是物理世界与线上世界之间也存在着很多割裂,三是存在平台垄断和数据垄断的现象。

而解决这些问题的基础设施,很多人称之为Web3.0,达鸿飞则称之为下一代互联网,而这会是由5G、AI、IoT、区块链等新兴技术融合创造的。

此外,达鸿飞还提出,下一代互联网可能会是通过分层结构呈现,其中Layer0是内容中性网络,Layer1是全局状态和清算层,里面会看到很多公有链,比如说数字资产协议、分布式身份协议、分布式存储协议,Layer2则是交易层,日常所发生的交易都在这一层,最后的Layer3会是应用的interface,会有浏览器、钱包等各种各样的应用。

bl (12)

(图:NEO创始人达鸿飞)

以下是演讲全文:

达鸿飞:大家下午好!我是第二次来乌镇,我认为这是充满活力的地方,并且是充满自由主义色彩的地方。

我今天上午从深圳飞到乌镇,我在深圳的机场有一个特别强的体验,就是数字经济、互联网真的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东西。我相信在座各位都有坐飞机的体验,其实坐飞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我们以前经常会收到很多消息提醒我们要提前两个小时到机场,国际航班要提前三个小时,因为安全检查、身份校验过程非常复杂。但我这一次从深圳飞过来的时候,我完全没有领任何登机牌,跟人的交互非常少,它有一个关卡叫“一证通”,你用身份证在一个机器上进行扫描,做人脸识别,过了第一道证照和人的安全检查。在第二道行李检查的时候,你不需要把你的登机牌打印出来并出示,因为在它的数据库里面,当你拿身份证刷的时候,它已经知道你进行了值机,知道你是哪个航班以及你的座位号,并且现在也不需要你把电脑拿出来,只要把充电宝拿出来,不要超过毫安数就行了,所以整个过程非常流畅。其实我今天有点担心赶不上飞机,因为我到机场的时候只有45分钟的时间,但整个过程办完还有很多空余的时间。

所以整个互联网,整个数字经济和我们生活的数字化,应该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的便利,也提高了很多的效率。所以,这是互联网带给我们非常好的一点。

但是在这样一个非常欣欣向荣的互联网经济之下,好像天空中又飘着几朵乌云。过去物理学当中有一位叫Kevin的人,他说物理天空中飘着两朵小乌云,可能这两个乌云解决了,整个物理学就已经非常完备了,他认为当时的物理学只要做添砖补瓦的工作就可以了。

今天的互联网也是这样的状态,看起来非常美好,但看起来又有一些小小的问题。

 

今天的互联网存在的三个问题

 

是哪些小问题?第一,我认为今天的互联网是一个非常割裂的系统。大家每天在用两种支付方式,一个是微信支付,一个是支付宝,然后神奇的是这两个系统之间没有办法互联互通。我今天用微信,我在微信支付里面的钱没有办法付给一个支付宝的账号,反过来也是一样的,这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情。

当你在做信息沟通、信息交流的时候,如果你们打开我的手机的话,第一屏上打开目录,里面有微信,有各个地区使用的通信工具,但彼此之间也没有完全通信,这是非常奇怪的信息。互联网应该是让信息传递得更快,但由于今天的底层架构和上层组织形式,让互联网演变成了一个个垄断平台去垄断数据,并且给自己制造障碍,不让别人跟他互联互通的商业模式,这是其中的一个问题。

第二,物理世界和线上世界至今还有着各种各样的割裂。比如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不能互相转账,但如果你真的要操作的话也是可以的,你可以把一笔钱从你的微信提现到银行,由银行转到支付宝账户所在的另外一家银行,可能是通过央行的支付系统,然后再转换到支付宝。实际上,它经过的这一个过程,是把一个完全数字化的信息转换成了电子化的信息,在银行内部的,最终甚至转换成了某种程度上的线下每天日终交割、日终清算的信息,来完成整个信息的交换或者说金融的支付。

所以当我们要把很多线下真正的物理资产数字化的时候,我们就会碰到很多的困难,这里面的困难就在于:

  1. 没有一个标准化的,可以对资产进行数字化的统一的协议;
  2. 没有一个线上的数字化身份,以至于我们没有办法把我们线下之间的法律关系、金融关系、我们在线下的声誉放到链上。
因为缺少这些基础设施,我们今天仍然生活在“一半在线上、一半在线下”的世界。

面对这样的问题,美国有一家公司推出了一个非常有争议的计划,我想在座各位一定都听说过,叫做Libra。

Libra的目标是什么?我认为它其中的一个目标是用每一个国家都已经有了的信息基础设施,也就是互联网、你的手机、你的各种各样的数字化的APP,也包括Facebook自己的APP,用这样的信息基础设施去取代现在这些国家的“一半线上、一半线下”的金融基础设施。

因为你要想取代一个国家,你要到一个国家开展金融业务,你要深入到它的金融基础设施里面去,其实是非常困难的,这涉及到很多的牌照。但是当Libra用Facebook的Libra模式,和这些国家旧的金融系统进行竞争的时候,实际上它是纯基础设施和半信息半线下的竞争。这是我们今天面临的第二个问题。

第三,跟平台垄断和数据垄断有关系。今天互联网的数据基本上被收集在几个大的平台,在中国自然就不用说了,叫做BAT,当然现在还有一些新的巨头,在美国就像Facebook、亚马逊、谷歌等五大公司掌握很多的数据。

一旦它们把数据中心化存储、管理之后,就不可避免形成了单点故障。这种单点故障不仅在提供服务的时候可能会出现障碍,更重要的是它没有办法避免数据泄露、数据被盗或者数据被滥用的事故。比如最有名的是剑桥分析,Facebook把8700万的Facebook用户数据非法、不合适地泄露给剑桥分析公司,这家公司为美国政治家、大选提供了比较有倾向性的帮助,这在全球都是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数据滥用事件。而在今天平台化、巨头式的模式下,这些问题没有办法去克服。

7

所以我们意识到今天有几朵小小的乌云,但很有可能这些乌云就像当时量子力学带给物理学的影响一样,有可能带给我们互联网的整体变革,有些人可能会把它叫做Web3.0,我认为更准确的词叫做下一代的互联网。我也觉得我以及在座的很多同行,我们在做的事情不仅仅是区块链,而是很可能我们是在做下一代互联网里面一些关键性的基础设施。

 

5G、AI、IoT和区块链的结合会产生+的效应

 

我本人2011年第一次接触到比特币,在2015年,基本上所有人都在谈币,所有的项目都叫比特币、莱特币,各种各样的币。但是2016年开始,银行开始意识到它背后有一种技术,可以用在很多其他的应用,所以那时候开始出现很多的项目,叫链,今天是这个链,明天是那个链,各种各样的链。我觉得其实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新的时代,在这个新的时代里面,我们有的不仅仅是币,不仅仅是链,而是把这些技术揉和在一起,怎么样去做下一代互联网的基础设施。

我最近在上一个三无学校,这个学校比较有意思的是它会给你讲一些七七八八的科学史和科学哲学的东西。有一个图,我看了之后会比较震惊,就是说人类GDP的发展。根据这个图表现出来的是在人类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前,全世界GDP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在300-800美金的人均GDP,几千年以来就是这样子。无论你用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哪个国王、哪个名君,高不过800,低不过300。但是有了工业革命之后,人类的生产能力、经济创造财富的能力得到了指数级的上升,可以说有了蒸汽机的发明,就出现了蒸汽机+,用蒸汽机纺织布、用蒸汽机驱动火车,蒸汽机用在各个行业产生了工业,这是第一次革命。

第二次革命,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用电驱动的设备,以及用电驱动的电灯和用电进行的生产。

第三次工业革命是信息革命,这时候出现了“互联网+”,中国最近这些年互联网行业的发展都得益于互联网+各种传统行业。

会不会在下一个时代是智能革命,在智能革命里面我们会看到各种技术,比如说5G、AI、IoT这些技术和区块链结合在一起,能够和其他的产业产生+的效应。

还有一点是很多人都会说区块链其实没什么了不起,它的技术非常简单,不就是一些密码学算法、共识机制,没有什么新的东西?

如果你回过头看蒸汽机的发明,蒸汽机不是瓦特发明的,瓦特只是发明了一个更高效率的蒸汽机、一个更容易被各种各样的工业所应用的蒸汽机,真正的蒸汽机的发明原型很早以前在罗马时代就已经有了,在瓦特之前已经有了。所以同样的,我们未来的下一代的互联网也会是多个技术的融合,而不仅仅是一种技术的突破。

我这次是从深圳广州过来,我在广州的时候参加了一个财富论坛,在论坛上有一位来自于PWC的女士给了我一个数字,这个数据来自于Gartner,它说到2030年,整个区块链行业的市值会达到3.1万亿美元。

9

我正好查了一下美国前五大互联网公司的市值是多少,答案里面直接写到2019年3月份,这五个公司的市值加起来刚好是3.1万亿美元,所以这是非常大的巧合。我今天又查了一下目前整个美国股市的市值,答案是31万亿美元,也就是说前五大公司占整个美国股市的10%。而在未来,我们仅仅看到的区块链行业的规模会达到五大公司这么大。而我在推特上面发了这条推特之后,我看到有人评论说这个数字估计保守了,我们应该可以看到更加美好的未来。

那下一代互联网到底是什么样的呢?我想给出自己简单的理解。

 

下一代互联网采用的是分层结构

 

我觉得最重要的,它会是一个分层的结构,会有不同的层。最下面一层,我们把它叫做第0层(Layer0),这是内容中性的网络。在这个网络里面,我们会有今天已经有了TCP/IP等各种各样网络协议,同时几乎所有的应用都有可能运行在云服务上,今天可能有很多云服务商在现场。

5

然后,我们还会有一些电信、电子的各种各样的技术模块,也会在非常底层,包括5G的技术模块、包括IoT的模块,有了IoT我们才能做万物互联,才能够真正实现纯的数字化的经济。所以,这是最下面的基础网络,叫做内容中性的网络。

再往上一层,叫做全局状态和清算层,这一层是记录全世界重要的数据状态、重要的金融资产的总账本层。

在这一层里面,我们会看到很多的公有链,比如说数字资产协议、分布式身份协议、分布式存储协议,我认为这些在Layer1里面是非常重要的协议家族。在数字资产协议里面可以看到公有链,比如以太坊专注在数字资产这一块,也会有一些中心化的但是全局的账本,包括支付宝。另外在identity这一块,国外也有很多做这一块的应用。

刚才说很多平台会形成数据孤岛,怎么样把系统串联起来?非常重要的是互操作协议,更简单直白地叫做跨链协议。今天大家听的比较多的跨链协议有Cosmos,还有Polkadot,它们更多集中在两个方面:

  1. 怎么实现资产的互相转移,更多是怎么样让一个通证从A链转到B链;
  2. 怎么样在它现有的生态下能够孵化出隶属于它的或者隶属于它生态的,有点像子链或者是分支的网络。
我们最近也在做跨链技术方案的设计,我们的设计目标在这两点有很大不一样:

第一,我们不仅仅做跨链资产的转移,我们想做的是跨链事务的一致性,也就是说在两个独立的数据库里面或者两个独立的账本、两个区块链里面各自发生了一件事情,我们要求这两件事情要么同时成功、要么同时失败。有了这样的操作,我们才能够把积木一样的协议拼凑在一起,在上面搭建完整的下一代互联网的应用。所以这是跨链要做的事情。

Layer1讲完了,接下来是Layer2,日常所发生的交易都在这一层,所以叫做交易层。所以未来BTC网络不是拿来大家转账,而是机构与机构之间做交易和清算,而很多的交易会发生在侧链上。另外,一些中心化的、本地的账本也是交易层,大量的交易发生在它们上面,比如银行自己的系统。还有一些联盟链和私有链,也会在交易层,大量的交易发生在这一层。

最终,我们会搭建应用的interface,会有浏览器、钱包各种各样的应用。随着时间的演变,我们会从最下面一层开始逐渐往上做,最早的时候,如果你观察最早互联网赚钱的公司,它是做接入和基础设施的公司,但随着网络的成熟,开始有了浏览器,它是做工具的,获得了更大的市值,接下来出现了雅虎、谷歌等做内容的公司,一直到最后,现在比较大的公司是占领了你手机的公司。所以可以类比的是在区块链行业也会有这样的过程,大家可以结合现在所处的阶段看一看在哪一块的应用是最容易跑出来的。

最后再把这个图拼一下,Layer0、Layer1、Layer2、Layer3。

我最后的演讲就到这里,最后想跟大家分享我最近看见的一句话,这是阿兰·图灵讲的,他说:

“我们预测未来的时候,很可能无法看的那么清楚,我们只能看到一个比较短的距离。即便如此,我们还能够看到前面其实有非常多的事情值得我们去做。”
希望在座的大家能够跟我们一起build下一代互联网。

相关新闻

新闻&案例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电话:020-22954640
微信:13265307814
邮件:service@buhuokeji.com
QQ:1663714047

开发合作扫我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