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不是下一个P2P:汲取教训、监管先行

2019-11-25

11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发布《加大监管防控力度 打击虚拟货币交易》称,对上海地区虚拟货币相关活动开展专项整治,责令在摸排中发现的为注册在境外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提供宣传、引流等服务的问题企业立即整改退出。

监管对区块链的非法、不合规行为持续重拳打击。11月21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风险提示》。11月14日,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办和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互金整治办联合下发《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摸整治的通知》;11月13日,东莞市金融工作局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等名义 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通知。

这和当年P2P的发展路径形成鲜明对比,如今P2P领域便面临着“清退潮”,但显然区块链从中汲取了教训。

回首起点:1976年的尤努斯和2008年的中本聪

所谓历史总是相似的,区块链的发展轨迹隐隐与P2P的路径相印合。但区块链的发展历程更像是P2P的升级版,爆发加快、崩坏加快、监管加强、扶持加强。

P2P模式最早源于1976年,彼时,还未成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穆罕默德·尤努斯,将27美元借给了42位贫困的村民,让他们免受高利贷的剥削。并由此在1979年,开创了无抵押小微贷款模式——格莱珉银行。

而P2P真正诞生,是在进入21世纪后。2004年时,世界意义上的第一家P2P网贷公司Zopa成立,它继承了“格莱珉模式”,并创新为真正意义上的P2P模式。

2006年,P2P模式传入中国。2007年,中国首个P2P平台拍拍贷诞生。但到2012年之前,P2P均发展的较为缓慢,有统计称,这一时期全国总的平台不超过100家。

随后的“互联网金融元年”,P2P迎来了其高光时刻。

2013年,政府有意去杠杆,多家银行收缩了信贷业务,而P2P刚好可以解决小微企业的贷款难题;下半年,余额宝上线,P2P也借东风,助力解决民间闲散资金多,但投资渠道少的问题。

这一年,P2P网贷平台数量突破了1000家。

此后的2014年,李克强总理多次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及互联网金融;2015年全国人大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同样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提到互联网金融,并明确提出“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作为互联网金融一种,P2P迎来了大爆发时代。

(制图:互链脉搏)

而另一边,在P2P仍缓慢前行的2008年,区块链技术开始萌芽,中本聪于10月发布了比特币白皮书。

不久之后,区块链技术进入中国市场,2010年时,中国已出现经营范围包含区块链的企业。但这一时期的区块链也是发展较为缓慢,据经济日报报道,2010年时,国内经营范围包含区块链的企业仅有379家。

但相较P2P,区块链发展的提速更快。

2013年末,比特币便迎来首个小高峰,据百度指数显示,此时的比特币搜索量达到迄今为止的历史最高点;2014年,中国的互联网巨头陆续开始推进区块链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来源:百度指数)

而到了2016年,比特币减半,行情波动,再次进入公众视野。与之相随,这一阶段也有更多的区块链公司、区块链项目诞生。据企查查数据显示,2016年成立的经营范围包括区块链的企业超过1000家;据innojoy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申请的区块链发明专利近1500项。

(来源:百度指数)

也就是在2017年,区块链的搜索量逐渐攀升,该领域正式爆发。

从“3万的P2P平台模板”到“5千的区块链白皮书”

巨变往往会伴随着裂痕。

P2P爆发的同时,暴雷的裂痕出现;区块链兴起的时候,伪区块链项目也在蠢蠢欲动。

而事实上,P2P裂痕的出现在大爆发之前就已有征兆。2013年P2P快速扩张,有媒体报道,在这一时期搭建伪P2P平台的成本不高。一些软件开发公司会开发相对成熟的网络平台模板,每套P2P模板售价在3到8万左右,而开办一个网贷平台总成本在20万左右。

而据统计,2014年时温州市公安局查处了7家涉嫌非法吸存的P2P网贷平台,涉案金额就已达一亿余元。作恶成本小,收益却高,P2P由此成了“非法集资”的重灾区。甚至于有的平台(恒金贷),上午上线,下午就跑路了。

行至2015年,P2P大爆发时期到来,有关P2P的股票均暴涨;更有报道统计,这一时期央视9次正面报道P2P,其中《新闻联播》6次,李克强总理4次发声力挺P2P,《焦点访谈》1次,《中国新闻》1次。同时,2015年12月,宜人贷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成为国内P2P网贷赴美上市第一股。

但高峰过后,监管随之而至。2016年8月,银监会公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2016年11月,银监会联合工信部、工商总局发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备案登记管理指引》。可备案却开展的并不顺利,截至目前也没有一家P2P平台通过备案成为正规军。

2017年至2018年,暴雷潮来袭。有媒体统计,2018年的6月、7月达到这波暴雷的高潮,6月1日至7月12日的42天内,全国共有108家P2P平台爆雷,仅7月9日一天,爆雷的P2P平台就有16家,42天内平均每天爆雷2.6家。

(制图:互链脉搏)

P2P平台这边接连暴雷,区块链也在爆发式发展后,进入了项目良莠混杂的阶段。

据媒体披露,此时网上存在大量商铺代写区块链白皮书,起价5000,加PPT8500,英文翻译再加1000。互链脉搏2018年8月时调查,在深圳,单个传销币系统的开发收费在6-10万元之间。

同样是低成本、高收益、来钱快的行当,假借区块链之名的传销币、资金盘便开始盛行。2018年年初,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负责人称,利用区块链概念搞的传销平台已超过3000家。而区块链也已被传销、泡沫等污名化。

但这一次,国家显然是借鉴了P2P治理的经验,先发制人,在2017年迅速推进监管。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严厉打击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明确ICO属于非法。紧接着,境内交易所负责人陆续被约谈,据称有被限制离京;ICO平台开始清退,虚拟货币价格暴跌。

但2018年,区块链领域仍有挺而犯险者。而国家也再次推进监管,2018年8月,银保监会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北京、深圳、海南、上海等地也相继发布了关于虚拟货币非法集资相关的风险提示。

此后,促进合规化的积极监管也随之推出。2019年2月,国家网信办《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正式实施,并分别在3月和10月,发布了两批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名单。

区块链比之P2P:扶持更强 监管更强

到了2019年,区块链被提升到国家战略高度。区块链概念股暴涨;人民网、中央电视台、新华网等媒体频繁进行相关报道;“区块链第一股”嘉楠耘智在纳斯达克上市。

国家支持、概念股暴涨、官媒频繁报道、“第一股”上市……2019年的区块链似乎在重演2015年时P2P的繁荣。

但互链脉搏关注到,相比之此前的P2P,政府对区块链领域的扶持更强,监管也更强。

此前,互联网金融的扶持是由李克强总理提出,而P2P作为其下的一种形式得以发展;现阶段,”1024会议”将之提升到了国家战略高度。

而在监管方面,区块链监管是前置的、强力的。

P2P的备案发生在扶持之后,而区块链的备案则是铺垫在扶持之前,年初时就已推进。

就今年的监管而言,P2P虽也是强力的监管,但更有事后清理战场的意味。2019年1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了《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10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

而近期,区块链领域同样推出了强力的监管,更有在事态发展前防微杜渐的性质。2019年10月,国家将区块链发展提升到战略高度后。11月14日,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办和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互金整治办联合下发《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摸整治的通知》,表示对虚拟货币相关活动进行摸排。

11月21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了《关于防范“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风险提示》对“虚拟货币”非法活动进行排查。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提示》文件中指出,这一行动是国家互金整治办相关部署,与14日上海互金整治办下发通知部署单位一致。说明这是一次全国性的行动。

如此,更强的扶持,更强的监管,助力区块链走上异于P2P的新发展道路。

相关新闻

新闻&案例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电话:020-22954640
微信:13265307814
邮件:service@buhuokeji.com
QQ:1663714047

开发合作扫我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