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尔,快手,三一,长虹等知名企业,如何看待数字经济?

2019-08-28

8月24日,「2019海创链无边界创新论坛暨周年庆典」在青岛召开。海创链CEO张弢宣布了无边界、无限游戏、无问西东3个“无”的计划:

海尔,快手,三一,长虹等知名企业,如何看待数字经济?

作为一个开放的区块链孵化加速平台,海创链计划让区块链融合物联网、AI、5G等主流技术,为实体赋能,实现从技术到场景的无界融合;计划融合50家孵化器,进军全国,协助各地构建数字经济生态;计划与区块链创业者融合,聚焦金融资本、区块链人才培养、链群共享、创客空间、资源聚合等资源。

在发布会上,有一场精彩的圆桌环节,巴比特主编汤霞玲独家对话:快手科技联合创始人杨远熙、三一众创副总经理张兴霖、本体创始人李俊、长虹信息安全灯塔实验室首席科学家唐博、海尔云裳衣联网总经理孙传滨,以及海创链CMO孙梓豪,就「数字经济如何赋能实体经济」这一话题展开了探讨。

海尔,快手,三一,长虹等知名企业,如何看待数字经济?

可以看到,圆桌的大部分嘉宾,来自传统制造业,也是我们所说的实体经济。实体经济要如何进行数字转型?又如何运用区块链技术呢?相信你可以从这场跨界对话中找到答案。

要点1:如何看待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结合?

杨远熙来自快手,这是一个拥有2亿用户的短视频平台,他认为数字技术带来了流量边界的无限拓展,以及直播这种新交互形式衍生出来的电商。他举了2个例子来说明这种转变。

“第一,关于流量。我们平台上有很多农民,他们种地很辛苦,但是一年下来收入很少。自从有了短视频平台,他们把每天的工作、收获的流程发布视频到网上,就带来了很好的溯源效果,因为消费者非常想知道我买的菜是从哪儿来的。我们平台上的果农通过这种方式,每年可以卖掉30万水果。第二,直播,它带来新的交互形式,尤其直播衍生出来的电商。有人通过直播电商卖挖掘机,一天可以卖掉三台挖掘机。”

海尔,快手,三一,长虹等知名企业,如何看待数字经济?

张兴霖来自三一集团,这是中国最大的工农机械制造商,也是国家第二批双创示范基地。目前,三一集团致力于建设六大平台,包括共享制造、共享研发、共享检测,工业物联网、孵化器以及基金平台搭建。

张兴霖表示,三一集团是相对比较传统的制造类企业,目前面临着第三次转型,从传统的制造型公司变成科技型公司。三一集团和海创链是战略合作企业,也希望未来能增加区块链方面的建设。

“以我们内部孵化的三一重卡项目为例,主要通过众筹、限量销售的方式来做。56秒钟卖出500台重卡,成交额是1.25亿,目前已有3000多台重卡在线上完成销售。我们希望通过内、外部孵化的方式和工业物联网,把握数字经济时代,让我们更接近市场、更接近线上平台。”

孙梓豪来自海创链,海创链正致力于为更多传统企业赋能,为他们提供技术工具,帮助他们进行数字经济转型。孙梓豪表示,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结合的关键,是界定什么样的数据可以形成资产?

“一家从事纺织行业的民营500强企业,给我们提了一个命题,制造业怎么转型?我们积累了二十多年的工艺、流程,品类,这些数据挖掘出来之后怎么形成价值?我们设立的解决方案就是采集数据、挖掘物联网应用,帮助搭建一个新的生态模式,让更多开发者可以在数据基础上做深入的挖掘,开发出来的产品可以直接为同行业、上下游提供服务,从制造业向制造服务业去做尝试。这里的关键是,如何界定什么样的数据可以形成资产?所有的模式都构建在数据资产的界定和衍生上。”

海尔,快手,三一,长虹等知名企业,如何看待数字经济?

孙传滨来自海尔衣联网。衣联网就是把衣服联上网,进行溯源,做田、厂、店、家、输等全过程的跟踪。目前,海尔已经在“衣联网”、“食联网”等工业互联网项目中引入了区块链技术。他用一个实际案例为我们解释了衣物溯源的价值。

“我们和即墨政府一起做了即墨童装,一年有300多亿交易额,涉及品牌2000多家。因为这些品牌都没有很知名,就造成了恶性竞价,只有更便宜才能卖更多量,才可以批发,甚至在天猫上销售。这样的结果是整个行业的下行。

我们今年做了一个整合方案,给每一件童装加一个RFID芯片,一是前端生产制造的全流程监控,二是把这些衣服集中到统一的中间仓,这是由政府主导的中间仓,里面有质检机构、行业检测机构。所有衣服筹建、质检之后会把信息数据写到平台上,背后有保险公司给进仓的所有衣服进行投保,如果发现有问题,保险公司会赔付,政府也有一定的背书,有了这个平台之后,不是所有的童装企业都可以进来,只有品质比较好的企业经过认证才被筛选进来,然后这些产品统一打上即墨童装的地理标识。如此一来,整个溯源体系就建立起来了。

用户在门店通过二维码、RFID的芯片设备,可以把每一件衣服的信息读取出来,量化到每一件衣服上,而不是一批次的衣服。同时用户信息也被收集到总部平台上,我们知道哪一家企业在哪卖的衣服,数量怎么样,用户的评价是怎么样的,这套体系就可以建立起来。

表面上,RFID芯片使得衣服平均单价提升了10%-20%,但衣服因为质量有保障,可以卖得更高价。所以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的结合,包括区块链在这里面的应用,我们认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给企业创造价值,让他们赚更多的钱,形成消费升级。”

海尔,快手,三一,长虹等知名企业,如何看待数字经济?

李俊是本体创始人,作为一家区块链原生通用性平台,本体不光提供区块链底层基础架构,还在和实体行业的结合中,通过ID体系、数据交换体系、各类评价体系,真正让区块链技术支持行业去中心化服务和印证。在李俊看来,一个技术,能不能以最短的时间、更快的速度、更低的成本,更大的传递信息,这条准则对所有的技术都适用。

“互联网已经把信息的速度、成本、扩展性提到一个层面。但是瓶颈来了,那就是数据所有权的争端,各家企业数字化转型后,愿不愿意把数据给别人?我想海尔不愿意给海信,长虹不愿意给创维。这对底层供应链来说很痛苦,对中小平台来讲不公平。因为很多中小企业可能只做螺丝和冰箱门,本质上西门子、海尔、美的对我是一样的,如何打破数据壁垒,在更大的协同网络上做这件事情,目前在成本、机制、数据可信性上都做不到,区块链正是在这个方面做基础性支持,它在更大范围、更低成本、更快速度进行信息协同和信息整合。”

唐博来自长虹信息安全实验室,该实验室主要研究领域是物联网安全,因此也在关注区块链在物联网当中的应用。唐博表示,过去二十年家电企业相互竞争、相互割裂的状态会在新经济环境,在物联网或者互联网转型当中,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

“我们认为物联网是用服务定义产品的时代,我们会更加关注用户,关注服务,关注信息的高效与联动。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其实可以看到很多家电企业跨平台的合作场景,在我们基于物联网跨平台的信任协同机制当中,我们认为去中心化的可信互联可以让不同平台的设备,由不同平台运营的设备,他们同样能够相互的联动,能够产生一些智能的应用出来。”

要点2:数据互联的难点是技术还是治理?

在圆桌上,主持人提了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海尔冰箱和长虹电视可以对话吗?这里的核心难题是不是数据的互联互通?唐博表示,希望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但也确实涉及到设备的主权问题。

“中心化平台希望设备聚集在它的生态里,和其他生态不会相互连接。但实际情况是,很多设备厂商会连多个平台,会同时连双云甚至三云,这对于模组的成本、实施的复杂性都提了要求。如果家里有十几个人工智能助手,是不是要分十几个云?如此一来,设备成本就无法控制了。所以整个行业都期待有一个互联互通的方案出来,区块链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海尔,快手,三一,长虹等知名企业,如何看待数字经济?

在不同数据主权之间实现互联互通,难度究竟有多高?李俊表示,如果今天让海尔和长虹做连通,基于现在的通信技术,相信他们两三个月就能做到。所以这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生产关系的问题。

“第一,数据是我的一亩三分地,每个人都怕,你拿了我的,我拿不到你的。即便我们交换,如果你的数据不如我,我就会觉得亏了,协作是一个大问题。第二,数据泄露问题。第三,数据的可信度问题。海尔、长虹的数据也许是可信的,因为品牌够大,但还有一些散的数据,是不是能够相信它?”

所以区块链要解决的不是纯技术问题,而是协作生产关系,保证数据主权和数据的前提下做分享和协作。另外,数据是只有大公司会谈的问题,比如阿里、海尔、长虹,如果是创业公司,搜集了一些用户数据,别人会说这个数据哪来的?真不真实?是不是自己造出来的?如果能从数据产生的源头,把它的整个生命周期存证下来,哪怕一个企业体量比海尔小很多,拿出来的数据也是可信的,这才是可以互联互通分享的。

要点3:如何看待数字经济的未来?

杨远熙表示,预测未来非常难,并且难以验真或者验伪。但可预见的是,数字科技的发展一定会带来一个问题,就是大数据一定会带来新的的处理方式,比如物联网、区块链都在推行的理念。他给出的判断是:数字经济的未来,就在数据里面。

“快手在数据挖掘方面有一些技术积淀,我们每年产生2000万左右的视频,整个库里存有100亿的视频,我们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理大数据。我们做了很多垂直类运营,核心出发点就是对100亿视频分析,计算出接下来什么会火,什么会成为接下来的引爆点,这就是对数字经济的理解。”

孙梓豪从现实考虑出发,表示对于一个产业来说,任何老板都关心投入和产出,如果技术不能准确回答这个问题,就是没有场景的,包括人工智能都是欠缺的,其实不是场景的欠缺,而是没有站在对方的逻辑上考虑,双方共同构建出来。

海尔,快手,三一,长虹等知名企业,如何看待数字经济?

李俊将数字经济的未来分为上、下半场来讨论。他认为,上半场的关键词是“量化”。你要量化自己,包括个人、企业、组织、设备、机器,因为缺乏量化,几乎是寸步难行。下半场的关键词是“控制”。控制你的隐私,控制数据所有权,没有下半场,就是个大农庄。

“为什么顶级数据专家、信息专家都进入了百度、谷歌这些企业,因为只有那里有数据,可以继续他们的研究,这其实是一个悲哀,只有大农庄才可以进行各种各样的研究。因此我们下半场要做的事情,就是控制你自己,现在你控制不了自己的,只有大型的公司、平台来控制你。”

孙传滨从切身业务维度出发,表示数字经济的未来有三个方面。第一,万物互联。我们现在就在让衣服联上网,这会带来很多应用场景;第二,个人行为的数字化。联物不是我们的目的,最终是要联人,联人的行为。如果我们通过设备、衣物的物联,识别到人的行为,意义会很大;第三,数字化是为用户服务的,极致的服务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相关新闻

新闻&案例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电话:020-22954640
微信:13265307814
邮件:service@buhuokeji.com
QQ:1663714047

开发合作扫我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