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获科技:未来区块链重构社会生产关系

2019-09-16

人工智能对全球生产力的影响,是未来两三年内就会发生的事情。在未来七八年内,另一个重大趋势是区块链技术的成熟。区块链即将颠覆行业生态系统的供应链优势,深刻改变企业和社会的组织形态。



区块链重构社会生产关系

2019年是真正的区块链元年。未来,区块链的大规模商业应用可期。其原因在于以下三方面条件的逐步成熟。


第一,区块链3.0技术能够提升区块链的性能、易用性、可操作性和扩展性。包括跨链、侧链、分区、分片等在内的技术,大部分都会在2019年成熟,并且继续进步。


第二,稳定数字货币在最近一年中迅猛发展。数字货币作为支付工具、交换媒介、价值尺度和价值存储的功能会得到圆满解决。在区块链投资领域,将会有大规模的资金入场。


第三,法律法规的制定、监管体系的建设正在逐步成熟。以区块链为基础的数字经济必须获得法律的保障,只有合法合规,公开社会才会更容易接受区块链这一新兴事物。

区块链所带来的,不仅仅是简单的记账认证功能,其真正有价值之处在于加密账户体系是一段可编程的程序,这段程序带着智能合约,可以按约定自动执行,社会的信任成本因此大大降低。

过去,企业和企业之间签订协议,需要考虑各个环节中的种种问题,比如,各国法律体系差异造成法律依据不同;支付和结算的货币需要商定;纠纷仲裁的地点需要确认。而区块链的分布式记账方式,为新经济、新规则提供了一套记账方法和账户体系。在区块链场景下,上述的这些约定都不再必要。智能合约就是游戏规则,对赌标的也会明确,只要条件成立,合约会自动执行并进行清算结算。

区块链最核心的问题就是解决信用共识的问题,通过区块链的形式,很容易建立信任。信任成本的降低又意味着生产关系的重构。举个简单的例子,一家银行不可能将自己的清结算中心外包出去,因为这是银行的核心环节,账绝对不可以记错。所以说在过去,企业的供应链组织形态是这样的:信任成本高的环节,需要放到自己企业内部;信任成本较高的环节,考虑参股或者两个企业签订一定的长期合作协议,形成企业生态圈;信任成本低的环节可以外包。而在未来,很多信任成本高的环节都可以通过区块链的技术特征加以解决,所以区块链技术不仅仅会影响一个企业外部的供应链、生态圈,也会影响企业的内部组织形态,也就是是否还有必要把这么多环节放在企业内部。

梁信军:未来十五年,区块链重构社会生产关系

一个区块链技术使用的典型场景是瑞波系统(Ripple)的跨境转账功能。与建立于1973年并被世界上多个国家银行广泛使用的“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系统相比,瑞波的交易速度更快,可以在5秒以内实现,而SWIFT则需要数小时甚至数天。同时,瑞波的交易费用也大大降低了,甚至可以忽略不计,并且能够实时追踪钱款动向。尽管两者的体量目前还不能相比(瑞波日交易金额为5亿美元,而SWIFT为1000亿美元;已加入瑞波的金融机构数量在200家以上,而老牌的SWIFT则有超过11000家金融机构入驻),但是基于成本因素,未来跨境小额转账可能是区块链应用落地的刚需场景。另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跨境转账服务提供商是Veem。自2014年成立以来,Veem利用区块链技术提供准确的追踪及账户管理功能,为企业客户带来大型金融机构无法提供的透明度。在未来,跨国交易将变得异常容易。在区块链的落地应用方面,事实上,很多商业巨头已经在区块链应用领域进行布局。微软从2015年启动了“Azure区块链即服务(BaaS)”计划,推出了全球首个基于区块链的航运保险平台。高盛在2018年8月推出了加密资产交易平台;摩根大通在今年发布了自有数字货币JPMCoin。Facebook也在今年6月发布了加密货币白皮书,不仅计划将其加密货币应用于旗下的WhatsApp、Facebook Messenger、Instagram,还将应用于全球跨境支付;蚂蚁金服已经在联手渣打银行,提供跨境的小额汇款业务等等。根据DappRadar的数据,2017年EOS生态内已有323款Dapp,每日活跃用户数约5万,24小时交易额在2500万美元。有人会问,什么时候在区块链上也能出现一个像微信那样10亿月活的杀手级应用呢?我认为可能不会出现。因为基于移动互联网的APP和基于区块链系统的Dapp存在根本差异。互联网将商业模式平台化,区块链则反其道而行,将商业平台进行解构、去中心化。也许,将来不会出现几亿日活的超级Dapp,但有可能会出现几万个有几百万日活用户Dapp的公有链。大市值只能出现在公有区块链上,不会出现在应用层面上。一条公有链的价值等于这条公有链上所有Dapp价值的总和,当一条公有链上存在大量Dapp时,公有链的价值才会体现并提升。

“中国故事”能否继续?人工智能、区块链这两项技术的发展,意味着我们现在的“锚点”,或者价值判断的坐标系在未来几年间都将发生根本性的转移。让我们把目光放得更远一些,未来十五年内,全球的增长驱动引擎也将发生变化。

沃伦·巴菲特和比尔·盖茨有一个形象的“电梯”比喻:企业如果正好诞生在一个高成长的经济环境下,相当于坐上了“电梯”,发展速度会跳跃式地增长。所以,关注全球经济的增长驱动引擎和消费市场的增长极将发生怎样的转移,也就是关注下一个“电梯”在哪里非常重要。

我们先讲一讲过去二十年的中国故事。从2006年起,中国对全球GDP的贡献率大大超过美国,也就是说全球五分之一的GDP增长,是由中国一个国家贡献的(见图2)。

梁信军:未来十五年,区块链重构社会生产关系

几乎可以断言,只要是与中产或者中产以上有生意往来的公司,不用看报表就能知道,其大概20%~22%左右的销售额来自于中国人、中国市场或者中国人在海外的购物。如果你在中国,又从事了互联网行业,就更是站在潮流的最前方。全球互联网公司的前十名中,第三、第四、第十都是中国公司,分别是腾讯、阿里巴巴、百度。坐在这个“电梯”上就不太会落伍。

而在未来的二十年里,这个经济增长的奇迹将属于东南亚、南亚。

从地理位置看,越南与中国紧密相邻,港口条件比中国要好。从其他国家到越南和到中国的运输成本几乎一样,泰国的地理位置也类似,都具有明显的物流优势。因此,像越南、泰国这些国家比较容易受益于中国的成长。我们来看一组数据对比(见表2):

梁信军:未来十五年,区块链重构社会生产关系

目前,中国有14.09亿人口,南亚17.53亿,东南亚6.49亿;中国的人口平均年龄大致在38~39岁,南亚在27岁;目前中国的GDP约为12.24万美元,而南亚、东南亚的GDP相加,总共是6万美元左右,相当于中国的二分之一;中国的最终消费支出是6.4万亿美元,东南亚、南亚相加大概是4.2万亿美元,相当于中国的三分之二;外资流入增速方面,中国为负增长,南亚和东南亚则在翻倍增长。

庞大而年轻的人口、制造业的飞速发展,是南亚和东南亚两个地区的巨大优势。另外,由于互联网人口数量巨大,起步时间较晚,这些国家跨过了PC互联网的发展阶段,直接进入了移动互联网阶段,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很多产业快速成型,经济发展及转型成本很低。

目前,不含印度,东盟(含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新加坡、文莱、越南、老挝、缅甸和柬埔寨)已成为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贸易总值为1.63万亿元,增长9.4%,占我国外贸总值的13.5%。其中,对东盟出口9130.2亿元,增长12.9%;自东盟进口7156.3亿元,增长5.2%;对东盟贸易顺差1973.9亿元,扩大53.7%。

纵观国际,越来越多的大型跨国企业,包括欧美日韩部分行业的龙头企业,出于种种考虑,以及为了规避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正在把自己的工厂搬迁到南亚和东南亚。比如,松下电器把在苏州和深圳的汽车电子产品的生产转移至泰国、马来西亚和墨西哥;夏普计划在2019年夏季以后,将面向美国市场的复合机生产的工厂从江苏转移至泰国,原本在杭州的个人电脑生产也基本决定向越南转移。工厂的南迁,又带动了整个供应链的南迁,当地相应的基础设施如港口、码头、机场、道路等快速发展,这些地区完全有可能出现产业跨越性的巨变。

总的来说,我们在聚焦“中国故事”的同时,一定要对南亚、东南亚的发展状况多进行研究。除了中国这个“大电梯”,还要寻找下一个有潜力的“电梯”,关注高成长性的投资机会,顺势而为。


相关新闻

新闻&案例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电话:020-22954640
微信:13265307814
邮件:service@buhuokeji.com
QQ:1663714047

开发合作扫我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