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央财陈波:区块链的本质是信任机器

2019-11-15

自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确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后,区块链再一次走上了风口浪尖,在无数声音中,学术界是最不可忽视的重要声音。

日前陀螺财经采访到了陈波老师,试图从传统经济学的角度去重新认识区块链。陈波,经济学博士,湾区国际金融科技实验室副主任,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副研究员,硕士生导师,英国外交部Chevening学者,北京财经研究基地专家,Green Fintech Lab创始人,ICC China数字经济委员会委员,深港澳金融科技专才计划考试委员会委员,区块链共识经济学提出者,多篇数字经济50万+原创作者。

领导数十人团队研发了国内首个绿色金融领域人工智能引擎,建立了千万规模的数据库系统。主持开发项目被英国金融市场监管局FCA列为工作报告推荐案例,已支持超过1600亿元RMB的金融产品发行,服务50多家金融机构和政府。

学术之声 | 专访央财陈波:区块链的本质是信任机器配图(1)
以下是采访全文:
陀螺财经:习总书记强调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对区块链行业会产生什么影响?
陈波:中央17年学习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战略,18年学习人工智能,19年学习区块链,所以中央学习的东西还是非常前沿的,而且这次是将区块链作为一个核心自主技术来讲,它是跟大数据物联网这些并列的,因此起点非常高。这里面主要强调的有几个方面:一是强调需求区块链技术本身,现在区块链技术已经是脱离了原来发币的逻辑,发币这块是严格打击的,所以区块链技术还是要支持实体产业的发展。
第二个习总书记强调政府要有政府的信用,要把区块链当成一种信用技术来看待。从这点说明未来几年我们将看到更多的政府部门会成为区块链技术应用的重要发起人,或者是推动者。如果把区块链技术当作一个信用技术,那么政府信用的输出是最关键的,区块链技术离不开政府部门的参与。另外比较重要的一点是中美在区块链技术领域的竞争,扎克伯格也提出把中国作为一个对标,这就把整个包括需求链在内的事情上升到了中美竞争的维度,这个当然不是我们主动提的,是美国主动提出来的,所以就拔高到成为国家级的战略,因为中国的外交主要是围绕着中美关系来设计的,所以就导致区块链技术也被推到了一个国家安全的战略层面。政府部门将区块链技术应用起来,将推动整个社会信用体系升级,再到国家安全层面,所以不同的维度来看,都是能够比较丰满的去支撑区块链下一步发展的。
陀螺财经:能否从经济学的角度给大家解读一下区块链到底是什么,能解决什么问题?
陈波:我觉得区块链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分布式以及共识机制,它是一个具有共识算法的分布式账本。如果从经济学,人文社科角度来看,它最终还是一个信任机器,那么信任机器实际上是可以对现有的信用体系进行一个改造和升级。比如说有些行业它是中心化的信用体系,这个信用体系可能效率是不高的,那么可以部分改造,有些行业是没有一个完整的信用体系的,这些行业是比较落后的,但是它的产业很大,比如说很多供应链体系,通过运用区块技术也可以更好的完善它的信用体系。
信用体系背后的核心是风险管理,金融创新都是围绕着风险管理来实现的,如果我们在风险管理这块能够突破的话,那将会出现很多金融业务上的创新,我觉得是非常大的一个机会。今年在工业金融领域其实落地了非常多的区块链项目,比如海关监管等等,这是一个层面。另外一个层面,区块链本身还是要放到数字经济发展大的方向来看,因为数字经济是发展5G、物联网这种硬件基础设施,区块链技术将要解决通讯能力的问题。另外在软件层面还是要以区块链作为一个主体,因为区块链这种分布式账本是非常适合用于数据存储的,尤其是信用类数据的存储,下一步会面临的问题是,这个世界将产生大量的数据,尤其是工业级数据,就算我们通过互联网抓取上来之后,数据的量是非常大的,怎么用还是个难题。那么区块链它实际上是把这些数据变成一种信用数据,信用数据价值比较高,他们可以在监管领域使用,可以在金融领域使用,可以被交易各方来使用。所以我觉得区块链它更多的是一种数据经济的基础设施。
陀螺财经:我们从这几年的发展可以看到,对区块链感兴趣的公司越来越多,那企业使用区块链到底有什么好处?只是单纯的发币融资么?
陈波:我觉得它是用来做生态体系建设的,单个企业自己使用意义不大,更多的是业务上的关联,现在有的企业之间通过区块链来建立联系,要比成立合资公司更灵活一点。一个供应链里的核心企业,它使用区块链的意义在于它是在一个数字化的环境下建立自己在供应链上的核心地位,因为现在很多企业的信息化基础不错,那么在这些企业里,谁的地位更重要取决于数据在谁手里,所以说这是一个产业链数字化升级的过程。在这个升级的过程里,区块链技术就可以去巩固这些企业的核心位置,当然也会给科技类的企业提供一些创新的机会。大企业处在中间,然后带动小企业一起做联盟,信用流转变得更有效率,金融机构就可以带着资金过来认可这套体系,中小企业在里面也可以获得融资,这都是一些非常好的机会。所以总体而言我觉得他一定是链,一定要在一个生态里有价值,区块链是创造数字化生态体系的重要工具。
陀螺财经:目前行业内大多数人都认为区块链技术还没有完全成熟,您如何评价区块链目前的发展现状,在技术或应用落地上还有哪些瓶颈要突破?
陈波:高频率的数据处理,这是目前一个很大的障碍,将这个问题转移到应用场景,如果数据量过大,以现在这种分布式技术还做不到高频率处理。现在我也不认为他能够很快的去改变,大家可以把功夫放到怎么把区块链技术跟实际的场景结合起来,比如一些商业模式的设计,技术层面的话主要还是效率问题,还有一些问题就是共识算法,共识这种东西要怎样去落地到智能合约,或者跟企业的需求怎么去结合,我觉得这是很大的一个问题,但是这个不完全是技术问题,更多的是一个你懂不懂业务,能不能把业务转化成技术的一个问题。
陀螺财经:最近几年出现的区块链应用defi(分布式金融),dapp,区块链游戏都没有达到预想中的落地预期,在您看来,在哪个领域有可能最先实现区块链的落地?
陈波:我觉得落地比较快的领域应该是供应链,因为供应链在时间和空间上对区块链技术的依赖性非常强。我现在做的一些海关监管的项目都会跟供应链有关系,这块在政府的作用之下,带着监管科技的背景,然后去跟供应链金融、供应链管理结合起来,这个场景我觉得是落地非常快的,而且未来会看到一些平台性的企业。
陀螺财经:如何看待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和libra他们对区块链行业来说有着何种意义?
陈波:央行做区块链,发行数字货币,主要解决的是零售金融的支付问题,是跟微信支付宝这些平台进行竞争的,这是具体业务层面。那么更大的层面是要争夺数字货币的铸币权,这是一个主权问题,是国家安全的问题。这里面会有复杂的中美竞争关系和背景,也涉及到人民币国际化这些问题,但是央行没有明确说一定要有区块链,因为对央行来讲它是一个主权机构,人民币本来就是个主权数字货币,所以用什么技术其实并不是关键的,关键是要由央行自己主导。

所以我觉得央行出了数字货币的政策,实际上是在打压非法的数字货币,我认为未来肯定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整顿和监管,为主权数字货币的出台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Facebook的Libra肯定也会做,只是它推出来肯定不会是现在讲的这样阳春白雪,可能会掺杂美国的一些利益关系在里面,所以未来会形成一种相互竞争的格局。关于未来的数字货币大家无需过多解读,主流的货币就这么几个,主权类的非主权类的也将会是大机构在做,至于其他企业或者个人发行的都将是非法的。所以大家还是应该多关注区块链本身的一些核心技术。
陀螺财经:您曾提出了区块链共识经济学白皮书,里面提到一个名词叫熵资产,能详细解释下什么熵资产是指什么?
陈波:我们现在是有形资产,但实际上也有无形资产。互联网发展就会产生大量的数据资产,数据资产经过处理和加工之后又形成了一种信用数据,信用数据实际上就是熵资产的概念,它跟区块链的共识机制是完全一致的,是由一个信任机器产生的。这块我其实有一套完整的理论模型,而且把这些理论放到一个实践的项目里,就可以变成信用资产,信用资产是和分布式账本这些紧密绑定在一起的,也是信用资产的理想载体模式。不是传统的复式记账、传统的会计报表,它应该是由一张单独的数字信用表来进行记录,那么这个数字信用表就是最好的载体,也就是分布式账本。
陀螺财经:对于普通人来说,想要进入区块链行业需要哪些知识储备?
陈波:普通人对技术层面很难去深入研究,这部分人应该关注区块链技术对自身行业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实际上就是说我们这个行业的数字化发展,它需要数据的支持,需要通过区块链这种新的技术来进行一些优化。如果是创业者的话,只是对区块链有所了解,靠着所谓的信念在做是不行的。
你要跟实体产业结合去改造食品行业,没有很丰富的经验,不了解实体行业的运行规则是做不到的。所以我认为各行各业的一些人,大家都可以去尝试着怎么用区块链来改造我们现有的一些业务模式,商业模式,这里面应该会有一些机会。但这个机会不是爆发式的,更多的是渐进式的一些改造,里面涉及到的利益方非常复杂,不是简单的一个技术,改变一个行业是很难的,更多的是一种生态体系的建设过程。

相关新闻

新闻&案例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电话:020-22954640
微信:13265307814
邮件:service@buhuokeji.com
QQ:1663714047

开发合作扫我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