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区块链宠物游戏密集猝死背后的黑幕

2019-08-19

  随着近年来区块链技术的倍受关注,有关区块链应用领域的探索就未曾停止过。这之中以游戏领域中的应用最为聚集群众焦点,区块链游戏中“理财+娱乐”元素的有机结合广泛吸引大众目光。

       虽说概念本身引人生趣,但实际上,在最初,区块链游戏的可玩性可以说得上是一言难尽的。最早正式点燃链游圈火热的是一款名为加密猫的游戏,该游戏为典型的养成类游戏赋能区块链属性,虽说具备繁殖、配对养护等游戏属性,但要说起真正让这款游戏风靡一时的本质原因,还应当归结于其交易属性,这在当时无疑是一项创新性的发展,甚至引发了一段时间的交易狂潮,使得以太坊的交易量一度刷新,网络一度拥堵,开服仅一月,就创造了12万美元一只以太猫的天价奇迹。自此,链游圈的“动物园”时代开启,大多开发者对养成类游戏可谓是极其热衷,区块狗、区块猪、区块鱼等游戏蜂拥而至,创新的步伐就此停滞了。

       与炒作者的前仆后继形成逆流的是玩家的持续流逝,在度过“新鲜期”以后,单一的玩法与行业频现诈骗的警戒终于成功消磨了多数玩家的兴致,多数玩家回归传统游戏领域,曾售出天价的区块猫无人问津,“动物园”时代正式告一段落。

       探索区块宠物养成游戏最终无法留住玩家的原因,我们从以下角度进行:

       1、从游戏角度分析:这类区块宠物养成游戏可玩性有限。该类游戏的界面往往较为简单,功能较少,玩法也较为单一,就算有些游戏创新了宠物品种,添加了许多宠物特色元素,甚至是可以设计宠物样式,但玩法限制了游戏本身,最终只能迎来玩家的审美疲劳。

       2、从区块链属性角度分析:该类游戏主要是通过宠物养殖、交易来实现玩家资产的增值,市场基础建立在交易者本身,也就是玩家本身,但由于游戏本质上不能阻止玩家的流失,持续流失交易者的市场最终只会变为泡沫市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价值不复存在。

       3、从游戏玩家动机角度分析:比起游戏本身,更多玩家是冲着交易属性而去,一旦有类似的替代者出现,只要任何一点地方有所优化,甚至直接基于玩家的厌倦心理,旧的游戏被义无反顾地放弃实则也是人之常情。

       4、从资产风险角度分析:该类游戏的风险较高,因为大多数时候,玩家需要先用花费巨资购买区块宠物,之后才能获取养护、交易等的收益,且收益变现通道还会有所限制。通常游戏会给出高收益率来吸引玩家,但最终玩家是否能够取得收益还属未知。

       不同于大多跟风者开发的养成类游戏——在短暂的发火发热后熄灭,大厂以更为谨慎的姿态在迈步,一些区块链游戏的信仰者也在创新的路上坚定前行。

       2018年4月腾讯发布的《一起来捉妖》亦属养成类区块链游戏,但除一贯的养成游戏属性之外,其创新特色在于那连通游戏与现实的捉妖方式,这在区块链游戏领域还是首次开发相关游戏方式。

       2018年9月,网易游戏也正式开启区块链游戏的征途。相较于以往一味开发新区块链游戏的思维定式,网易对于区块链游戏的本质显然有足够深刻的理解:区块链游戏是赋予游戏区块链属性的游戏,也就是说,在既有的游戏中镶嵌区块链模块也许也不失为一个好的方法。于是“伏羲通宝”就诞生了,它首先在《逆水寒》中试点,以道具身份流通,全服用户通用;有一套专属的信息系统,用以信息收集并实时播报,为玩家打造提供优质服务的交易平台。相关数据显示,日前,“伏羲通宝”在《逆水寒》中每日交易笔数基本已稳定在60万笔以上,流通性强,成效可观。因此,在国民级玄幻游戏《新倩女幽魂》、真硬核动作手游《流星蝴蝶剑》以及战略级网游《天谕》中“伏羲通宝”的身影也陆续出现。

       如前所述,除大厂出品有所创新外,一些区块链游戏的信仰者也在创新的路上坚定前行。这之中不得不提起的是今年7月首发的一款名为《NOS状元郎》的游戏,该游戏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基础,以古代文人的科举之路为玩法,再现中华文化的历史传承脉络。


       具体来说,主要有“抢书童”、“九品中正”(科举考试)、“殿试选官”等一系列玩法,抛开区块链属性,单从游戏各方面来说,NOS本身已具备了不少传统游戏的优秀特质,其高度还原的历史场景、高保真画质让人耳目一新,各项玩法也精巧设计、有机结合。除游戏体验优质外,值得关注还有NOS的生态构建,在NOS中,生态构建是持续延展的,在今后将不断持续开发新的生态,持续完善丰富NOS的各项功能,以长远地确保游戏的新颖性。可以说《NOS状元郎》这款游戏实现了传统游戏与区块链属性的一次创新性融合。

       但其精妙之处却不仅限于具备传统游戏的优秀特质这一点,其最引人注目的特色在于NOS中区块链属性始终贯穿游戏整体的脉络,换句话说就是,NOS状元郎中所有环节都将在玩法途中产生收益,并且在游戏中良好生态构建、稳定经济体系的推动下,实现用户游戏资产的确权,实现保值、升值等功能。

       除可玩性与区块链属性融合突出外,NOS的最大优势在于零风险,出金自由,躺赚模式贯穿游戏始末。

       首先从“抢书童”说起,书童之所以要抢,就是因为抢到就基本代表稳赚,玩家通过购买、喂养、出售书童可获得收益,操作简单易上手,投入小,周期短至2-20天,回报可观,变现通道无特定限制。其次我们要关注的是“九品中正”系统,当推荐收益获取的PC(盘缠)达到1000后,就可参加科举考试以获得学级升级,科举学级有九级,对应中国古代的九品正中制度,分别为九品,布衣 、童生、秀才、举人、贡士、进士 、探花 、榜眼、状元,需逐级递进。玩家达到贡士学级之后,就有权参加皇帝殿试选官了。平民升学级,要先招揽门客,门生数量达到相关要求后,才可向上级学级申请学级考试进行升级。概括地说,参加九品中正需满足两个条件,一是PC达到1000PC,二是直推有效门生3人。九品升级也需满足两个条件,一是需要向上级购买学籍,二是满足升级所要求的门客数量。总的说来,抢书童——九品中正——殿试选官各游戏玩法无疑是环环相扣,寓教于乐的。

       区块链游戏区别于传统游戏的本质就在于其具备区块链属性,能产生价值、收益,但在看重区块链模块构建的同时,不可忽视的是游戏本身可玩性的塑造,以及游戏留下长久用户须有的创新亮点。

相关新闻

新闻&案例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电话:020-22954640
微信:13265307814
邮件:service@buhuokeji.com
QQ:1663714047

开发合作扫我

关注公众号